今年冬季,欧洲还会“缺气”吗?

发布时间:2024-02-28 23:52:16 来源: sp20240228

  环球热点

  路透社近日报道称,欧洲国家即将进入第二个缺少俄罗斯天然气的冬季。欧盟委员会10月下旬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欧盟预计,其今年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总量将降至400亿到450亿立方米。2021年,俄乌冲突爆发前,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总量为1550亿立方米。

  储备相对充足 气价仍不稳定

  今年以来,为避免在冬季再次陷入“气荒”困境,欧洲多国早早启动了天然气采购计划。欧盟要求成员国今年的天然气储存水平须达90%,严格保障冬季供应。根据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协会的最新数据,欧盟各地天然气储存设施已被装满99%,为各国在今冬应对潜在的供应冲击提供了缓冲。

  “欧盟不断加大天然气进口以及储运方面的投入,推动能源供应多元化。通过诸多努力,相比去年,欧盟今年面临的能源短缺现象已有较大程度缓解。目前看来,在今年冬天采暖季到来之前,欧洲天然气储备较为充足。不过,受地缘政治风险加剧等多重因素影响,欧洲天然气价格仍有可能出现剧烈波动。”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孙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2022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市场恐慌情绪骤增,全球天然气价格猛涨。2022年8月,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一度飙升至近350欧元/兆瓦时。今年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有所回落。然而,10月中旬,受巴以冲突影响,欧洲天然气价格再度飙涨至今年3月以来最高。

  路透社引述分析人士观点称,尽管去年天然气价格创纪录的一幕不太可能重演,但全球天然气市场依然处于严重的供不应求状态。在天气寒冷或供应进一步趋紧的情况下,天然气价格仍有可能上涨。

  《布鲁塞尔时报》也指出,尽管需求降低,且储存量接近饱和,但欧洲的天然气价格仍处于高位。这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在今年冬季来临之前,天然气价格是否会再次飙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明礼向本报分析称,在欧洲能源消费和发电结构中,天然气占据重要地位。“天然气被广泛用于供暖、发电、工业生产等领域,直接关系欧洲的民生保障和经济发展。2022年,受俄乌冲突影响,欧洲陷入能源危机。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的第一个冬季,能否保障供暖成为欧洲民众的主要关切,也是欧洲国家面临的首要问题。如今,欧洲能源供应结构调整给欧洲国家经济带来持续影响,如天然气进口成本上升导致欧洲企业运营压力增大、欧洲对外资的吸引力下降以及通胀高企等。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的第二个冬季,这些因‘气’产生的中长期问题将成为欧洲国家面临的新挑战。”刘明礼说。

  地缘风险加剧 供应面临变数

  据外媒报道,为替代俄罗斯天然气,欧盟国家扩大了从其他供应方进口天然气的规模,同时减少了天然气使用量。目前,挪威已经取代俄罗斯,成为欧盟最大的管道天然气供应国。与此同时,液化天然气进口大幅增长,其中来自美国的供应最多。

  然而,在英国《金融时报》看来,“即使天然气储存已满,也不意味着一切都好”。该报引述专家分析称,与此前可靠的管道天然气相比,如今的欧洲能源供应以液化天然气为主,更易受到海外产能、运输环节及码头终端的影响。以法国为例,其与美国的天然气交易通过大型液化天然气船,横穿大西洋经由勒阿弗尔港抵达法国本土,对海运和码头终端的依赖性较高。

  “俄乌冲突后,欧洲从美国进口大量液化天然气,推高了美国天然气价格。如今,随着美国2024年大选临近,拜登政府为了获得选民支持,可能通过暂缓液化天然气出口欧洲来稳定国内天然气价格,这将给欧洲天然气供应造成影响。”孙霞分析称,除了美国之外,欧洲其他的天然气供应方,如伊朗、阿尔及利亚、委内瑞拉,也因外部制裁或国内局势动荡而在向欧供气方面存在变数。

  此外,近段时间,巴以冲突持续升级,让欧洲再度绷紧“能源安全神经”。埃及政府10月29日发布的一份声明表示,埃及的天然气进口量急转为零。分析指出,这或许与10月上旬以色列政府出于安全考虑而关闭一座海上天然气田有关。此前,埃及从以色列进口天然气,然后将其中一部分作为液化天然气出口到欧洲。数据显示,该天然气田关闭后,以色列对埃及的天然气出口下降约20%。业内人士认为,一旦埃及无法从以色列进口往常数量的天然气,就可能导致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减少甚至无法出口,这最终将导致可供欧洲使用的天然气减少。

  “巴以冲突给东地中海地区以及欧洲的能源供应造成威胁。以色列和约旦的管道基础设施与加沙距离不远,如果这些基础设施遭到袭击,就会影响天然气的输送与供应。”孙霞说。

  刘明礼认为,天气因素也是关系欧洲今冬会否“缺气”的一个变量。“去年,欧洲度过了一个暖冬,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时能源紧张的状况。今年冬季,如果欧洲气温下降明显,那么供暖能否得到有效保障就面临未知。”刘明礼说。

  转型遭遇阻力 危机尚未结束

  据《金融时报》报道,由于担心巴以冲突和输气管道遭到破坏可能再次推高价格,欧盟正在考虑是否延长今年2月出台的紧急天然气价格上限。同时,德国等国呼吁更多关注可再生能源。

  此外,欧洲国家还在加紧开展能源外交。10月29日至31日,德国总理朔尔茨访问尼日利亚和加纳。美联社称,这是舒尔茨今年第二次非洲之行,如此频繁地出访非洲是因为德国希望“使其贸易伙伴多样化,并扩大与能源丰富地区的经济伙伴关系”。尼日利亚拥有非洲最大的已探明天然气储量,在俄罗斯减少天然气供应后,尼日利亚的天然气是满足欧洲需求的重要选择之一。

  根据欧盟委员会此前设立的目标,欧盟将在2027年之前摆脱对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依赖。

  “目前看来,欧盟仍在坚定地推进能源‘去俄罗斯化’,希望能够迎来一个没有俄罗斯天然气的冬天。但在当前形势下,欧盟实际上还没有找到彻底摆脱俄罗斯能源供应的解决办法。”孙霞分析称。

  刘明礼指出,欧洲国家主要通过两个渠道来解决天然气等能源的供应问题:一是积极开展能源外交,寻找新的能源供应方;二是大力加速能源转型,降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但是目前,欧洲能源转型进度有限且面临多重阻力。受经济状况及区域协调等因素限制,欧盟很难为能源转型提供足够的经费支持。此外,巴以冲突等地缘政治危机也打乱了欧洲能源转型的步伐。为了应对去年的能源危机,欧洲多国重启煤炭发电,导致能源转型不进反退。总体而言,欧洲绿色能源发展尚未达到预期。”刘明礼说。

  欧洲燃气协会主席荻迪埃·奥洛警告称:“欧洲的能源危机、特别是天然气危机远未结束。”“天然气世界”网站称,欧洲“熬”过了2022年冬天,并在过去一段时间获得喘息机会,但目前的情形要归功于“异常温和”的冬季,而非政策成功。荻迪埃·奥洛认为,中长期来看,天然气高价格和潜在的短缺风险将至少持续4个冬天。

  标普全球认为,全球能源供需格局已被重塑。欧洲与亚洲将面临更大规模的液化天然气供应争夺。任何市场主体都应当对不确定性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对欧洲来说,在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以及供应不足的风险之下,天然气仍将是一个棘手问题。”孙霞说。(本报记者 严瑜 徐令缘)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编辑:曹子健】